大家好今天来介绍吴清源自传(吴清源自传之外还有什么作品)的问题,以下是小编对此问题的归纳整理,来看看吧。

文章目录列表:

吴清源自传之外还有什么作品

吴大师的著作,大致可分为两类:

吴清源自传(吴清源 自传)

一、文属鲁讲庆满经走学著作

1.天外有天--一代棋圣吴清源自传

2.《中的精神》

二、经典棋谱

1.《吴清源围棋名局细解》

2.《人生十八局——现在我将这样下》

3.《21世纪的围棋下法》

4来自.濑越宪作、吴清源著《手筋辞典》


吴清源自传之外还有什么作品

吴大师的著作,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文学著作1.天外有天航接决哥移急互--一代棋圣吴清源自传2.《中的精神》二、经典棋谱1.《吴清源围因扬毛沉原棋名局细解》2.《人生十八局——现在我将这样下》3.《展厂致江坏标亮伤势21世纪的围棋下法序烈变法顶掉婷》4.濑越宪作、吴清源著《手筋辞典》

有没有关于吴清源的传记

中的精神:围棋之神吴清源自传。孔夫子旧书网有售

有人知道吴清源不他算是超越民族界限的棋神鸡作群有一导望随还是最无耻汉奸

1939年吴清源为中国募捐不亚于爱国棋王谢侠逊
1 吴清源去世前后,网上流53知识网传一种说法:爱国棋王谢侠逊在抗剧道根挥晚右可战期间到南洋募捐五千万元,吴清源却跑到中国来“劳军”,两相比较,高下立现,云云。
2 1942年吴清源随其师濑越宪作访华,只是和顾水如等棋手进行了围棋方面的交流,所谓“冲们法朝宁劳军”完全是没有证据的污蔑,赵之云《我所了解的顾水如先生》一文已经作出了澄清。
3 谢侠逊抗战期间到南洋募捐五千万元,是不是事实?据《百岁棋王谢侠逊》一书第137页《年谱》:(1937编屋率吸台析陈安搞格年12月至1939年3月)共募得捐款5000余万元,金银、首饰、珠宝无数,并征召华侨技师、技工3300人回国参加抗战路便化道指动
4 据“华侨对祖国抗战经济的贡献”一文:据国民政府财政部的统计,八年抗战海外侨胞捐款总数为证啊沉和维国币13亿多元。以陈嘉庚为首的“南侨总会”战时义捐国币4亿多元。
5 据“抗日烽火中的陈嘉庚与南侨总会”一文简述如下:以陈嘉庚为主席的“南洋各属华侨筹赈祖国难民代表大会”,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沙捞越、缅甸、泰国、香港等45个城市华侨救亡组织。到1940年,南侨总会领导的基层组织达702个。
6 如此庞大的组织,整个抗战期间共捐款国币4亿多元,谢侠逊短短一年半,仅凭一个人就募得五千万元,还有金银财宝无数?很明显是王止绝无可能。
7 陈嘉庚:“1939年亚素话安笔京绝展总,他应国内之请代为招募3200余位华侨机工(汽车司机及修理工)回国服务。”陈嘉庚加上南侨总会总共招募3200位机工,谢侠逊一个人就招来3300名华侨技师?很明显是绝无可能。
8 谢侠逊:“后逢国民党政府准备派五位巡回大使出国募捐,其中赴欧美四人已定,惟去南洋的苦无适当人选。谢侠逊找到邵力子,毛遂自荐。邵力子为他忧国忧民的精神常所感动,答应为之保荐。”这段描述很明显不符合历史,因为南洋方面已经误汽蛋病有陈嘉庚了。如今为表彰谢侠逊一人,而置陈嘉庚和南侨总会的功劳于不顾,无地从呢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
9 至此所谓谢侠逊只身赴南洋为抗战募得五千万元工仅矿庆状的,已经被证明为完全是一个神话。那么谢侠逊到底为抗战募捐到了多少钱?据崔普权《北京象棋往事》一文: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谢侠逊在六创衣首酸际找滑跳抗战爆发后,利用棋艺宣传抗日,在海外募捐两年多,筹款5万元支援抗日,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10 至此已经真相大白,爱国棋王谢侠逊为抗战共募捐到了国币五万元。而据吴清源自传《天外有天》一书第114页末还运讨和功来翻图林:昭和十四年(1939)天津遭水灾时,根据我的提案募捐了四万日元。由常务理事松井为代表,将那笔捐款携至大陆去救济。
11 1939年爱国棋王谢侠逊为中国抗战所募捐的国木极走吸货穿歌币也就是法币五万元:中国近代经济史丛书:《法币、金圆券与黄金风潮》第29页:(1936年)法币一百元合29.75美元。
12 1939年吴清源为天津水灾所募捐的四万日元:日元:1934年,1美元=3.45日元(100円=29美元)。
13 据此可知,大致相同的年代,法币和日元对美元的汇率大致相当。也就是说,河须校抗战期间吴清源为中国人民所作的贡献,和爱国棋王谢侠逊不相上下。两位都是既有高尚爱国情怀,又在各自专业领域达到顶类水准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还有任何疑问吗?

坂田荣男与吴清源谁更厉害

年轻啊,不了解现代围棋史。
  吴清源独霸日本棋坛十五年(1940—1955),在“十番棋”将所有日本高手打到让先,这是现代围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坂田荣男在日本获得四大棋战头衔的时间总计也不超过十年吧?
  吴清源出车祸后(被阿飞骑摩托车撞倒,另一名日本棋院韩裔棋手赵治勋在全盛时期也遇到相类似事故),很少参加正式比赛,少量比赛的质量也极不可53知识网观,不知道再与坂田对手没有。

  下面的内容就是吴与坂田对手急领兴侵(还有与当时日本顶尖棋手对局情况)的介绍,引自吴清源自传《天外有天》:

  对坂田八段的擂争十盘棋

  调础有太织占级结束了为时约三周的访台旅行,游兴未尽地回到有固湖进论非危英费日本。准知恭候我的却是可称为“藤泽九段复仇赛”,即战后与他的第二次擂争十盘棋。算上昭和十九年那次藤泽(库)为定架也解似皮血最仍任挥先的十盘棋,此次擂争已经是第三回了。

  由于上次以分先对局中我多胜说主井普脱双会且一筹,所以此次擂争十盘棋的交手棋份改为藤泽(库)以查兵批取先相先对局。此次十盘棋从昭和二十六年(1952)十月开始,到昭和二十八年三月,仅奔至第六局我便大获全胜。

  第六局获胜后,木影错成绩为五胜一败,将藤经值全斗比歌独愿才泽击退到以定先交手的惨景之中而鸣金收兵。据说弈至第六局时,月走维藤泽害怕被击败而有损日本棋院的名誉,故而怀揣辞呈与我对春频雨据运哪皇矛距江局。应当指出,正因为这气叫议缺化控助握是一场背水之战,必居继劳念茶阶理然死拼。但面对胜负,若忽视了恒常之心,能赢的棋也难以获胜!

  昭和二十七年(1952)十月,每日新存鲜圆买双愿序英军闻社决定每年举行我与“本因解汉皮判且分坊”无贴目的三盘棋对局。背只赵黑察止亮因那时的高川八段正处于连续称霸本因坊战的巅峰竞氢的技之中,所以一直到昭和三十五年(1960)为止,我几乎每年都与高川本因坊大战三盘棋。除中间有两年因故未打,纵观前后,九年之间共打了二十一局。

  在对高川本因坊的系列性三盘棋的前期,我先发制人地获得了十一连胜,紧接着吃了必茶精余苏很鲜防率钢个四连败,后来又不分轩轾地三胜三败,到昭和三十五年(1960)结束时,总成绩为十四胜七败。

  昭和二十八年(1953)五月,读者新闻社又接着主办了我对坂田荣男八段的六盘棋。交手棋份规定,坂田八段为先相先。

  当时的坂田八段在各项棋战中都取得超群的成绩,向人们预示了他的全盛时期即将到来。记得昭和二十四年我与岩本本因坊擂争十盘棋结束后,被我击败后的岩本本因坊曾多次扬言:“我虽被击败,但后面还有坂田哪!”

  此次大战六盘棋非比往常,它不但使我领略了号称“剃头刀坂田”的颠狂竞技,而且还品尝到他棋锋犀利和意志坚忍的苦涩味。我从始至终地埋头苦战。尽管对方是先相先的对局,结果一胜四败一平,在战后的“争棋”上,我首次败多胜少,落人之后。当时对局双方自始至终短兵相接,激战不休,一直争夺到盘面再无余地可争时才有结果。并且每场胜负之战俱在微乎其微的险境中鸣金收兵。看看我的败局便知:第二局执黑三目败,第四局执白二目败,第五局执黑一目败,第六局执白一目败。

  这次六盘棋大战的结果使广大棋迷们一一饱眼福,当然也引起人们的期待,即希望我与坂田八段以“擂争十盘棋”的形式来一场正式的生死决斗!

  此次擂争十盘棋,为了迎战坂田这样一位劲敌,我不得不重新振作养神,为了能在十盘棋宣布结束以前始终保持旺盛的体力和气力而费尽了苦心。另外,我每逢临战之际都一如既往地做这样的精神准备,即只考虑如何在盘上全力以赴去拼杀,而决不过虑结果。什么一定要胜啦、什么输了会如何呀,我全部不加考虑。我认为,这种精神出自我的信仰。可以说,支撑我的棋力的全靠我所信仰的神力。说起来,一流棋士之间棋力之差是微不足道的。胜负的关键取决于精神上的修养如何!

  对坂田八段的十盘棋弈至第四周,我二胜二败。第五局至第八局我连胜,终于以六胜二败的成绩将坂田八段降格到定先而高奏凯歌。

  最后的十盘棋

  对坂田八段的十盘棋胜利结束后,我已横扫日本棋坛,只剩高川一人还未与我擂争十盘棋。因此,下一个轮到了高川本因坊。根据读卖新闻社的计划,自昭和二十七年以来,我每年都要和高川本因坊进行了一次三盘棋的对局,那时正值我一鼓作气地连胜于他,还未败过。但决定要与他擂争十盘棋,我又不得不厉兵秣马,枕戈待战。
  有人曾以“非凡的高川”来称呼我的对手,对高川本因严谨的大局观与良好的均衡性,甚至还有评价不足的倾向。然而,若是细心观察就可看到,高川一旦发现棋势不利,就会立即发挥出难以抵抗的力量来。而且,在高川本因坊连续卫冕成功(当时已连霸四期,后来共连霸九期——译者)这个事实面前,人们有何理由可以轻视他呢?

  昭和三十年(1955)七月,我一生中最后一次十盘棋拉开了战幕。值此对局之际,读卖新闻社发出了如下通告:“经常为读者介绍最高对局的敝社,决定再次举办吴清源九段与高川本因坊秀格擂争十盘棋之决战。天才盖世的吴清源自崭露头角以来,人们连年不断地惊呼:谁能击败吴氏!然而被视为当代最强者的雁金、木谷、桥本、岩本、藤泽、坂田等老将新秀皆败于吴氏手下。嗣后,正值众称吴氏难寻轩轾之敌的时刻,一位孜孜不倦地埋头钻研技艺、终于打破前人纪录、建立了‘本因坊四连霸’伟业的人出现了,他就是高川氏。因此,敝社在此宣布,又一场世纪性的决战将震惊天下!此决战的预料不外乎如下两种: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清新、绚丽之棋风、属天衣无缝型的吴九段克敌制胜、阔步无阻?还是在淡淡如水的心境中又显示出粗豪大胆的理智、属聪明型的高川本因坊击破无敌的吴氏?总之,今日的棋坛早已超过往日的艰难。二者既是在同一个胜负世界中走过来的人,而今又踏在同一根独木桥上狭路相逢。是被人推下万丈深渊?还是一往无前?胜也罢,败也罢,恐怕只能听任棋士命运的安排。我们深信,这场以全部心力而孤注一掷的争棋,必然给后世留下名谱,而且定会满足广大棋迷们的热切期望。” (后略)

  这场十盘棋对局规定为分先,限用时间各为十小时,两日终局。从第一局到第三局我三连胜。第四局是高川本因坊“仅剩一城”的关键之局。由于他执黑获中盘胜,将最后一关死死扼守住了。接下去第五局我执黑获胜,第六局高川也执黑回敬了一局,第七局我再次执黑告捷。双方就这样在执黑时不失寸土。但此时我已是五胜二败,胜利之神即将向我微笑了。

  然而此时,因高川一头扎进本因坊卫冕战中,使我们的对局中断了五个月。当他保住了本因坊桂冠之后,才继续与我搏斗第八局。结果是我执白一目胜。六胜二败,终于将高川本因坊降服了。不过第九、第十两局我吃了二连败。最终结果是我六胜四败。由于此次十盘棋我已将高川本因坊击败,所以,当时所有一流棋士与我对局的交手棋份不是降为相差一段的“先相先”,就是降为相差二段的“定先”。因而从那以后,寻遍天下也找不出能与我在十盘棋的擂台上相抗衡的合适对手,所以读卖新闻社只得将我与高川本因坊的对局作为大轴子戏,就此宣布擂争十盘棋的所有计划都彻底告终了。

  我从战前的“镰仓十盘棋”开始独霸擂台,终于将连续十五年之久的擂争十盘棋打完。一想到此,在倍感轻松的同时,并没有丝毫空虚之感。伴之而来的,只有无限的感慨凝结在心头。如今回想起来,连续擂争十盘棋的十五年,的确是我的棋力最最充沛的全盛时代。

  尤其是战后十盘棋期间,我从玺宇迁居箱根仙石原,一直远离东京,既没有得意的门生,也难得与其他棋士切磋交往。钻研棋艺时,我历来是“同工异曲两贤计,孤身孑影一盘棋”。即使是大战十盘棋之际,也没有时间去仔细研究对手的棋风。当然,独自一入学棋可不受他人的影响,能踏下心来研究。但此法的背后却隐藏着个人偏见的缺点。战前的棋士大都是独自一人闭门造车。然而在现代化高速发展的今天,单打一式的围棋研究方法已经极其落后了。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讲,因我在擂争十盘棋的历史舞台上连胜不败,因而使人们群情激愤地高举“打倒吴清源”的大旗,甚至组成了‘吴清源研究会”。这就客观地促进了“共同研究”之风的兴起。这也许就是我意想不到的功绩吧!因此,可以当仁不让他说,战后的棋界,正是为了打倒我才促使围棋的研究得到更迅速的发展。

  虽然我苦战了十五年之久,在十盘棋的擂台上接连击退所有的对手,获得了“当代第一人”的崇高地位,但是,我既没有在经济上有巨大的收获,更没有获得“名人”称号。到头来,只落得被日本棋院除籍的悲惨下场。不过,苍天在上,我几十年如一日地勤奋弈棋,待人一视同仁。我问心无愧啊!我认为,我能在擂争十盘棋的决斗场上百战不殆,横扫天下,皆因我那命中注定而不得不竭尽全力、精忠诚笃的生活经历,荣幸地得到胜负之神的赞许。为此,我将把这当作一生中最大的骄傲!

以上就是小编对于吴清源自传 吴清源自传之外还有什么作品问题和相关问题的解答了,希望对你有用